登录
论坛首页 > RPG游戏资料库 > 幻想の水晶收藏馆
发帖|
看7373|回6|收藏
天鎖斬月 看全部
2009-4-20 11:05
官方小说地址:http://www.square-enix.co.jp/dvd/ff7ac/ff7ac_novelmain.html

第 一 章

从前,密德佳尔(Midgar)的世界一分为二。一个是上层都市——建造在那远离地面,高高撑起的钢盘上。另一个,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地面上,是混乱、却充满生机的贫民窑。人们认为这将是永恒不变的规则:
繁荣光辉高高在上,贫穷暗影笼罩下方。
四年前,当星球深处的生命之流淹没一切时,大多数人看来,密德佳尔(Midgar)的末日来临了。市民们抓起所能带走的一切财物,四处逃散,但是他们最终无法抛弃那座钢铁城市。也许是因为那座城市已经成为他们心中繁荣富裕的象征。只要可以靠近这个象征,他们可以再次重现过去的昌盛。不久之后,人们在密德佳尔附近建成了边缘(Edge)城。
——————————————————————————————————
边缘城的主干道起始于第三区和第四区的边界处,然后直直地往东延伸,城区沿着干道,逐渐向西北方扩展。远远看去,另人印象深刻。尽管如此,绝大多数的建筑都是用从密德佳尔废墟中挖掘出的废料建造的,到处弥漫着钢铁的气息。
约翰尼(Johnny)在边缘城的主干道上开了一家咖啡店。店里的设施很简陋,只有几套桌椅和一张柜台——放在一小块空地上,是他制作简单小点心的地方。约翰尼模仿“第七天堂”给自己的咖啡店取名叫“约翰尼的天堂”,期望自己的生意象“第七天堂”一样成功。“第七天堂”曾经坐落在密德佳尔的第七区,它的女主人叫绨珐(Tifa),是约翰尼爱慕的人。
在原“第七天堂”随着第七区的钢盘一起崩塌的几个月后,绨珐在边缘城开了一家新的“第七天堂”。当时,大群大群的人们感到前途一片迷茫,生命失去了奋斗的方向,约翰尼也是其中的一个。不过,他很快就被绨珐那充满活力的生活态度打动了。从那时起,绨珐成为了他心中爱慕的对象,以及学习和看齐的榜样。
“我决定要像绨珐那样生活。那么,我该从哪里开始呢?有了!我要做一门生意,一门给迷茫者带去希望的生意。”于是,他的计划有了一个显著的开端——“约翰尼的天堂”。每当有客人进来喝上几杯的时候,总是能听到“约翰尼重生”的故事。出于好奇,他的顾客都会去光顾新“第七天堂”,以求看一眼杰出的绨珐。许多人在不久之后都成了那里的常客。不过在约翰尼注意到这点前,他总是把时间花在等待上,盼望客人来听他那充满爱与希望的故事。
“一个客人来了。”他心里想着。一个小孩子出现在店门口。“孩子独自来这里并不常见。”噢,那不是丁塞尔(Denzal)吗?他在约翰尼的心里有着特殊的地位,因为他现在是偶像绨珐的家庭成员之一。所以,他总能得到约翰尼最好的招待,比如现在,约翰尼就在为他开门。
“欢迎光临,丁塞尔。”约翰尼低下头,深深地鞠了一躬。不过丁塞尔只是在经过时看了他一眼,就走到离柜台最远的桌子前。“来吧,坐到这边来!”
“不必了,我在这里等人。”
等人?像这样的小孩子在约会?噢,别为此烦恼。他看了丁塞尔一眼。在服务的全过程,约翰尼会时时为你分忧的,尤其是为了这么一位特别的顾客,他会下足功夫,面面俱到的。
“给我咖啡就行了,”丁塞尔对他这种态度感到厌恶地转开脸。
他这样算是忽视我吗?哦!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感到害羞了。 “如果你在烦恼要说什么,只要喊我一声就行了。我知道许多你可以谈论的有趣故事,或者,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两个也可以,如果你——”
很突然的,丁塞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难道我把他逼疯了?约翰尼再次盯着丁塞尔细看。男孩凝视着咖啡店的入口。
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站在那儿。
“欢迎光临,”约翰尼一边致意,一边望向来人。闾乌(Reeve),旧神罗公司的主管之一,而现在是W.R.O(世界恢复组织)的主管。“我是第一次在这附近见到他,”他想,“这些日子里正规军们怎么说来着?‘他去到哪里,哪里就有死亡的气息。’像这样一个人到我的店里来做什么?”
闾乌一边走向丁塞尔,一边慎重的四处张望,似乎这是他的习惯。他来到桌前,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立刻,约翰尼明白到,这是W.R.O的童子军运动,闾乌打算引诱可怜的丁塞尔加入他们的军队。必须阻止这件事!如果我任由这样的事在我的咖啡店发生,绨珐就再也不会看我一眼了。
他对闾乌投去冷冷的怒视,但随即,平静的表情回到了他的脸上。
“给我来杯咖啡好吗?”闾乌说着,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
“好的先生,就来!”约翰尼小跑回柜台,但仍保持着对事态发展的关注。那人是个强大的对手,他想。
——————————————————————————————————
丁塞尔呆呆地站在那里,甚至忘了给来人打招呼。他太惊讶了,因为闾乌——W.R.O的高层主管——竟亲自来接见他。
“你可以坐下了。”
闾乌的声音把正在发呆的丁塞尔拉回了现实中,丁塞尔还有些犹豫,但闾乌坚持要他坐下。
“好吧,丁塞尔。由于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我们必须开门见山。”他压低着声音说。“我事先有必要警告你,我们已经做了改制,现在不是欢迎任何新人加入的时间。如果你志愿参与我们的恢复工作,那就意味着你会接触到区域主管,因为我们W.R.O现在是军队。”
“我明白,先生。我知道危险会存在。”
“就这样……?好吧,那我们开始。首先,是你的背景?”
“我的背景?但是——先生,我才十岁。”
“我知道。所以你就有相当于十年的背景了,不是吗?”
——————————————————————————————————
丁塞尔是亚伯(Abel)的独生子,亚伯是神罗公司第三营业区的雇员,而他的妻子——克洛伊(Chloe),是个善于持家的友善妇人。他们一家三口居住在属于神罗公司的第七钢盘雇员住宅区里。亚伯出生在当地一个贫穷的乡村家庭,所以他对能够让全家居住在密德佳尔上层而感到心满意足。不过,亚伯认为生活还是需要目标的,所以,他的新方向就是——住到为经营主管们保留的第五住宅区。就在丁塞尔7岁生日前不久,亚伯被提升为区域主管,这让他们家获得了住在第五区的权力。一听到这个消息,克洛伊和丁塞尔就开始准备一场派对,可想而知,一家之主回到家后受到那豪华彩带和精致饭菜的欢迎是多么高兴。这是一顿愉快的晚餐。丁塞尔听着他父亲讲述过去的生活,总是为其中的小笑话而捧腹。
“作为我的儿子而出生,你应该感到庆幸,丁塞尔。如果你生在贫民窑,那你每顿就只能吃老鼠充饥了。”
“他们那里难道没有鸡吗?”
“不~那里有,但所有人都穷的连一只鸡都买不起。但生活就是如此。那么,如果你在那种环境里,你会怎么做?强迫自己把老鼠当为晚餐,就想那样,一只脏兮兮的灰老鼠。”
“呃——好恶心……”
“那么……它尝起来如何?”亚伯一边问,一边向克洛伊使了个眼色。
“恩亨——丁塞尔?”克洛伊指着丁塞尔的盘子问。丁塞尔顿时紧张起来,看看自己的盘子,又看看他的父母。他的父亲低着头,尽力地掩饰着嘴边的笑意。这让丁塞尔想起母亲的口头禅“如果你没有笑容,生活就没有意义。”他们在吓唬我,他想。
“看!”他说,“我才不会信呢!”
——————————————————————————————————
“这玩笑恰到好处。”闾乌道。
“他们喜欢和身边的人开玩笑。即使对象常常是我,我对此也不会感到厌烦。”丁塞尔回答。
“我应该告诉你,从我懂事以来,贫民窑的人就不是吃老鼠过日子的,要是那样的话,贫民窑的老鼠早就……”
“我知道,先生。我对那里的生活很了解。”
“我明白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总之,一言难尽,先生。”
——————————————————————————————————
当电话响起的时候,丁塞尔正在看家。来电的是亚伯。“妈咪在家吗?”他问。
“她出去购物了。”
“叫她回来之后马上给我打电话。噢,算了。我自己处理吧。”随即他挂断了电话。呀,他的声音里透着哀伤,让丁塞尔心神不安。他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乖乖地看电视,等妈妈回来。电视报导着一号灰鲭鲨反应堆被一群自称“雪崩(AVALANCHE)”的***炸毁了。就是因为这个所以爸爸最近才那么忙的吗?他想。这是爸爸老是生气的原因吗?还好不是因为我和妈***关系。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有人回家了。来的不是妈妈克洛伊,而是爸爸亚伯。“***妈呢?”他问。
“她还没回来呢。”
“真糟糕!看来我们只好去找她了。”亚伯话没说完往门外冲,丁塞尔急忙跟了上去。两人直奔购物区,很快的,他们看见克洛伊正面带微笑地和一个小贩聊天。他让丁塞尔一边等着,自己来到小贩的店前,不由分说地拉起克洛伊的手,把她拖到丁塞尔跟前。
“放开我!!”他的妈妈大声抗议。丁塞尔的心擂鼓般的跳着。“你在干什么,亚伯?”克洛伊仍在挣扎。
亚伯谨慎地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第七区就要被毁灭了。我们必须赶快撤离到第五区。那里有公司分配给我的新房子。”
“毁灭?”
“是那群炸掉反应堆的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第七区。”
丁塞尔盯着父母的脸,这一次没有人在偷笑。“你们是认真的吗?”他吸了口气问。然后,他紧紧抓住父母的手,“那我们走吧!”
但他们并没有动。“我们怎能够就这样自己逃走。”克洛伊发话了,“我们应该去警告我们的邻居,我们的朋友——”
“克洛伊,我们已经没时间了。而且这信息是公司的机密。我把它告诉你已经违反规定了。尤其是在我刚晋升了之后——”
他的妈妈摇着头,转向丁塞尔。
“和你爸爸一起逃吧。我随后就会跟上的。别担心。”离开前,她紧紧地握了握丁塞尔的手。
“克洛伊——!”亚伯追了上去,但没跑多远就停了下来。看着父亲痛苦的神情,丁塞尔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尽管很想跟妈妈一起走,但他知道自己会成为累赘。
“丁塞尔,我们去第五区吧。”
“不!我想我们应该带上妈妈。”
“***妈不会有事的。她毕竟是这个家的宝贝。”他的视线突然穿过丁塞尔,望向第六、七区的交界处。一个高大的人正沿着道路走来,身后拖着个看起来很重的箱子。亚伯叫着那人的名字。他一听到,就立刻奔向他们。
“先生,你怎么还在这里?”那人道,“特克们(Turks)已经动手了,他们就快要完成炸弹的安装。我的同事们也已经把要运走的东西都挑出来了。”
丁塞尔小的时候就听父亲说过神罗公司的阶层组织结构。所有的脏活都是由特克们干的。那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完成炸弹的安装?难道他们是雪崩(AVALANCHE)的人?
低着头看着地面,丁塞尔试图理解他们的对话,突然,他发现爸爸正看着自己,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能把我儿子带到第五区吗?”亚伯说着,视线转而停留在儿子身上,“我不会走远的!”
“不!!”丁塞尔叫了起来。
“你和阿克翰(Arkham)先走。我去把***妈带回来。”
“来吧,和我一起走!”那个叫做阿克翰的男人也对他说。
“你可以保证这样没问题吗,阿克翰?”
“当然,先生。”
“是第五居民区三十八号。钥匙在这儿,我把它交给我儿子了。”他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硬是塞进丁塞尔手里。
“爸爸……”
“我为新家买了一台宽屏的大电视,到了之后就打开来看吧,我和妈妈会平安回来的。”
使劲的揉了揉丁塞尔的头发,亚伯一把把他推到阿克翰跟前,转身冲进了第七区。丁塞尔一时失去了平衡,掉到阿克翰怀里。“来,我们走吧。我叫阿克翰,我在你父亲手下工作。很高兴认识你,丁塞尔。”
丁塞尔试图扭动身体挣开阿克翰的手,去追赶自己父亲,但他失败了。
居民区里到处是一排排相似的房子。丁塞尔一家的新居里空空如也——除了那台电视机。阿克翰拆开电视的包装,接上所有的缆线,然后打开了它。两人坐下来看电视。里面依然在报导被炸毁的反应堆。丁塞尔想知道阿克翰会不会在这里多呆些时间。因为他现在饿的慌。
“我饿了。”
“好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就在那时,整个房子震动起来,到处吱嘎作响,就像土地被炸了开似的。阿克翰打开了门,顿时钢铁摩擦的刺耳声冲斥着房子。几十米厚的的钢盘像纸一样被扯碎,巨大的金属管喀嚓喀嚓地脆响着折断,一切听起来就像上帝在咆哮————
丁塞尔大叫起来,但他的声音立刻就被巨响吞没了,又一波震动传来。最后,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
“留在这儿。”阿克翰说着,离开了房子。丁塞尔刚要跟上去,电视里的声音把他拉回到屏幕前。
“紧急消息!”荧屏上,一座城市正在崩塌。几秒种后,他意识到那是第气区——几小时前他所在的地方。“这是第七区现在的状况。”画面随着播音员的解说变化。第七区毁灭了,什么都没剩下。
丁塞尔冲出房子,全城一片恐慌。他跑啊、跑啊,挤过逃亡的人海,有人尖叫着——第五区是下一个目标。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来到第六区边界时,他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一些士兵在这里架起了保护路障。他尽力地挤在这些匆忙搭建的围栏上,朝第七区张望。然而所见只有满目空荡,仿佛第七区——那块土地、那群人们、那些建筑——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迷起眼睛,他可以眺望到远处的第八区。在第七区的遗址里隐约可见那破裂的钢盘和断裂的连接物。
“喂,你!”一个士兵对他喊道,“你住在哪儿?”
丁塞尔默默地指着前方那空荡的大缺口。
“噢,我很抱歉,孩子。”士兵放缓了口气,“你的父母呢?”
丁塞尔再次默默地指向前方那空荡的大缺口。士兵深深地叹了口气。
“全是雪崩(AVALANCHE)干的。记住孩子,当你长大之后要为你父母报仇。”他以此尝试鼓励丁塞尔。“走吧,孩子。”那士兵转过丁塞尔的身子,把他推向第六区。
丁塞尔在人群中徘徊,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他的身体机械麻木。他完全听不到周围嘈杂的声音,完全看不见人们四处躲避的慌乱。接下来我该去哪里?他想。爸爸!这里安全吗?妈妈!该死的雪崩(AVALANCHE),我绝不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神罗公司现在在做什么?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
随着他渐渐远离,惊恐的人群、慌乱的叫喊逐渐隐没,但是他的脑子里那个孩子哀怨的声音并没有消逝。他停了下来,眼泪划过他的面颊,他终于意识到脑海里的那把的声音就是他自己的。.
天鎖斬月 看全部
2009-4-20 11:07
第 四 章

大人们都离开了,可是作为第七区探险队的成员,大约二十个孩子留了下来。
据说新城市的名字叫“边缘(Edge)”,目前的建设工程也进行的很顺利,那里还设立了孤儿收容所。不过,孩子们仍然愿意选择不需依靠大人的帮助,同时还可以协助建设新城的生活。如果他们真的去了那里,大人们会把他们当成孤儿来照顾,这种态度让孩子们觉得相当难受,他们能够照顾好自己。然而,孩子们的这种想法并没能持续太久。因为丁塞尔和他的小伙伴们运送一个铁框来回跑一趟,所花的时间也够一辆起重机掉走一整座房子了。渐渐地,第七区探险队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了。终于,在一个寂寞的晚上,队里只剩下了六个孩子——包括丁塞尔自己。他很想留住他们,但他不能够因此而责备离开的人。他们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家,而且大多数时候都在挨饿。没过多久,最后一个女孩子也要离开了,这个小姑娘在临走前告诉丁塞尔,她会去“边缘”城。
——————————————————————————————————
丁塞尔突然笑了起来。
“想起了滑稽的事吗?”里乌好奇地看着他。
“我从前不喜欢那个女孩子。因为人们总是说‘女人会成为累赘的!’但最后他们还是想让女孩子加入队伍,这事真有趣。可是当我们的人数不足十人时,工作变的越来越艰难,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离开了。”
闾乌(Reeve)听罢也跟着笑了起来。
“但我现在明白了。那些天里,我总是在为一些日常的小事情发愁,甚至觉得气闷。”
“你现在应该很感激她吧。”
“太迟了……她已经不在了。”
—————————————————————————————————— 一天早上,当丁塞尔醒来的时候,身旁只剩下一个名叫里克斯的(Ricks)小男孩了。
“事到如今,螺丝钉和电灯泡是我们仅有的最好的东西了。”丁塞尔笑着说。
“可别急着离开它们啊。”里克斯咧开嘴巴,露出可爱的牙齿。
“我会去买些早餐。然后看看我在那里能不能找到点活儿干。”
“先等一下!我去取钱。” 里克斯跑到他们收藏东西的地方,把盖子掀开。
“嘿——!丁塞尔!我们被偷啦!”
剩下的钱连一块面包都买不起。他们静静地呆坐了好一会儿,里克斯首先发话了。
“也许我们该到‘边缘’城去生活。据说哪儿能领到免费的食物。”
“可那样我们自己生活的想法就失败了啊。”
“没错!但被大人们当成一般小孩来养总比饿死在这里好吧。”
丁塞尔的脑海里突然闪过爸爸从前开玩笑时说的话。“我们可以抓老鼠吃吗?”
“老鼠?”
“对。我爸爸以前曾经说过,贫民窑里的人穷的只能吃老鼠,而且是脏兮兮的灰老鼠。而现在,我就在贫民窑,而且的确穷的揭不开锅……”
“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我打算吃老鼠。我要作个真正的贫民。”
里克斯站起来,弹掉身上的灰土。丁塞尔也站了起来,向四周张望。
“我想我们起码需要一只矛。”
“不!是你需要一只矛,然后你自己去抓老鼠吃。”里克斯皱着眉头,“我一生下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贫民,但我从来没吃过老鼠。”
丁塞尔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尝试解释。“我不了解……”
“如果你了解了你会怎么做?不和我交朋友?”
“里克斯……”
“好好记着吧。贫民窑所有的老鼠身上都沾满了可怕的细菌,因为你们这些钢盘上的居民把污物随便排下来的结果。没人有胆量去吃那样的东西。”里克斯说完,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
丁塞尔叹了口气。
“我没有跟他一起走。我认为他不会原谅我了……”
“为什么?”
“我是出生和成长在钢盘上的小孩。我喜欢那样的生活和第七区,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所以我不想去别的贫民窑。我想去‘边缘’城,虽然我认为它的状况和贫民窑没什么差别——一个贫穷、肮脏的地方。”
“那么里克斯呢?”
“他很好,尽管他不愿搭理我。”
“这样很好。你们最后还是会和解的。”
——————————————————————————————————
再次孤零零的丁塞尔握着一根一端削尖的木棍,四处寻找着老鼠。他打算抓一只来吃。贫民窑的人不吃老鼠又怎样,我会吃的,因为我既没钱又没工作,处境还远不如一个贫民。我是从上层来的第七区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无法生存。
孤独的感受逐渐侵蚀着丁塞尔活下去的意志,和第七区崩塌时的情况一样。但这一次,父母、利维太太、卡斯金,第七区探险队,简直是地狱,所有他遇到的人,那些支持着他活下来的人都离开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他感到自己再也不会笑了。他的妈妈说什么来着?“如果你没有笑容,生活就没有意义。”那很对,妈妈,他想。一只污秽的满是细菌的灰老鼠应该能让我解脱了吧。
——————————————————————————————————
“噢!噢!噢!!”在一旁偷听约翰尼(Johnny)叫了起来,把一直没注意到他的丁塞尔吓了一跳。
“嘿!那只是我过去的想法,”丁塞尔说,“那时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所以现在我活生生的坐在这里。”
“因为我遇到了最好的人呐。”
“是在那种状况下能遇到的最好的人。”约翰尼说。
——————————————————————————————————
附近一只老鼠也没有。随着寻找老鼠,他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第五区一座废弃的教堂前。一辆摩托车停在教堂的门口。丁塞尔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的摩托车。不过最吸引他目光的是挂在把手上的手提电话。
一丝微笑窜上他的脸颊。我只是借来玩一会儿,希望它能打通吧。他一边蹑手蹑脚地靠近那辆摩托车,拿起那个电话,一边幻想着自己拨通家里电话的情形——如果还能拨通的话——第七区的废墟里就会响起一阵铃声,他希望有人能接听,的确有——
“第七区的电话无法接通!”
在与探险堆工作的日子里,丁塞尔一直有打听父母的消息,但是一无所获。他们被压在所有的碎石下面了,他想。他们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第七区的电话无法接通!”
丁塞尔把电话按在耳朵上,缓缓抬起头。他可以看见第五区钢盘的东部。他意识到利维太太正长眠在这块钢盘的上面,而他在她的坟墓下方。所以这里是个孤单的地方啊。
“第七区的电话无法接通!”
他切断了电话,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摔成碎片它的冲动,他不会那么做的,他想再试一次。他试图回忆起利维太太的电话号码,但他总是想不起来。所以,他只好查看这电话的历史记录,决定拨来电最多的那个号码。他拨了,电话接通了。
“克劳德(Cloud),你主动打回来的电话真少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丁塞尔默默地听着。
“克劳德?”女子的声音里透出怀疑。
“不,我不是……”
“……你是谁?这是克劳德的手提电话,不是吗?”
“我不知道。”
“你是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你在哭?”
他的眼泪从脸上滑下。他伸出手去,想要抹掉它们。顿时,一阵尖锐的痛楚从他的额头传来。粘粘的,他的额头又湿又粘。不!不!我不想死!!他想对着一切东西大喊,这个星球、上帝、可能会听到他的呼喊而同情他的人。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根本开不了口,他在心底竭力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是黑的!!!千万不要是黑的!!!他放下手来看着它……
粘稠的……黑色。
——————————————————————————————————
“我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当我醒来时,我躺在床上。绨珐(Tifa)和马琳(Marlene)正关注地看我。以后的事……,你也知道了,对吧?”
“知道的相当多。”
“我之所以活到今天要感谢许多人。我的父母、利维太太、卡斯金先生,整个探险队。有些人还在,有些人已经走了。绨珐、克劳德、马琳,还有……”
闾乌点着头。
“我希望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下一次,就该轮到我来保护人们了。”
闾乌沉默着。
“所以,让我加入吧。”丁塞尔向前探起身子。
“不!不!不!”约翰尼叫了起来。
“你给我安静!”丁塞尔说。
“你只是个孩子!”
“这个和那个没关系!”
“不!”闾乌说,“事实上,W.R.O(世界恢复组织)不收小孩子。”
约翰尼张大嘴巴笑了起来,“啊哈!看吧!”
“什么!那你一开始为什么不告诉我不行呢?”
“我刚刚才决定的。当我听了你的故事后,我觉得有些事情只有孩子可以做到。所以现在,我希望你为我做一件这样的事。”
“……这是什么意思?”
“让我们这些大人们重获力量!”
丁塞尔还在等着他把话说完,但闾乌站了起来,似乎他认为他已经说完了。
“噢,还有……”
丁塞尔盯着闾乌,眼睛里满是希望,看起来他改变主意了。
“谢谢你在那些日子里照顾了我的母亲。”
闾乌从自己的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给丁塞尔看。白底上印着小粉花。毋庸置疑……
——————————————————————————————————
闾乌离开后,约翰尼开始清洁桌面。丁塞尔默默地注视着手里的手帕。
“嘿!”约翰尼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如果你想战斗或做些其它类似的事情,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做的,不一定非要加入W.R.O(世界恢复组织),对吗?为什么你那么在乎这件事啊?”
“克劳德……”
“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过去在那军队里呆过。那是让他变强的地方。我也想要变强。”
“时代已经不同了。”
“为什么?”
“该受到赞美的不是那些拿着刀枪四处奔波的人,而是那些能够解除人们痛苦的人。”
“我并不是想被赞美或者尊敬。”丁塞尔回答。他的背后有那么多的人一直在支持他。男的和女的,大人和小孩。每个人都用他们不同的方式感动着他。“我觉得我欠他们的太多了……我只是想要回报他们的关怀。”

丁塞尔章——完
你不懂的 看全部
2009-4-20 11:08
去买原版看。。。。。。。。。。。。。。。。
gggeeeooo 看全部
2009-4-20 11:43
多谢LZ!!!!!!!!!!!!!!!!!!!!!!!!!!!!!
nds 看全部
2009-4-20 11:49
另外的故事?.............看看
重庆阳光电玩 看全部
2009-4-20 11:50
好长,看的头晕,不过这个故事情节。。。似曾相识
你不懂的 看全部
2009-4-20 11:59
第一句就漏翻了。。。。。。。。。。

A9VG电玩部落

Powered by Discuz! X3.4

首页|标准版|触屏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