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A9VG电玩部落论坛

昵称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483|回复: 14

[翻译]八方旅人真结局的全资料翻译,剧透警告 [复制链接]

精华
0
帖子
38
威望
0 点
积分
38 点
注册时间
2016-10-13
最后登录
2020-7-12
发表于 2018-7-23 17:15:38 |显示全部楼层
原发S1,转载注明链接 bbs.saraba1st.com/2b/thread-1728246-1-1.html ------------------------------------------------------------------------ 第一段: (打败暗黑Boss): [b]来自House Ravus的记录:[/b] 从我记事时起,我父亲就会向我讲述我们家族的起源。同时,他还会教育我作为Ravus家族一家之主的职责,以及我应该尽毕生之力守护的事物。我父亲是从他的父亲那里学到这些的,而他的父亲则也是从更早的先祖那里学到。 Ravus家族拥有许多财宝——当然也有很多觊觎这些财宝之人。只要你出生在Ravus家,这些财宝就理所当然的赋予了你:正如头顶的青天一般。我们拥有着最伟大的财宝,因此保护他们不被邪恶之人所利用,成为了我们的责任。在这之中,最为伟大的就是龙之石。 龙之石是由传奇的国王Beowulf赐予Ravus家族的第一代领主的,并不断传承至今。传说,这些石头自遥远的东方而来,比同样重量的黄金要贵重百倍。然而这并不是龙之石真正的价值所在:在龙之石之中蕴藏着强大的力量,这些力量使它们的价值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龙之石”这个名字有它确实的含义,它们蕴藏着伟大古龙的力量。传说中大法师Odin Crossford使用了龙之石的力量封印了Finis之门。Crossford亦帮助了传奇的国王Beowulf建立了Hornburg王国。 我的父亲曾经对我们说:力量本身并没有正义或邪恶之分,挥舞利刃之人会自行决定他们为正义还是邪恶而战。这也是国王Beowulf将龙之石赐予他最信任的皇家骑士Ravus领主的原因。伟大的力量可能带来无与伦比之善,也可能带来无法度量之恶。因此,保证龙之石不受邪恶势力所控制也成为了我们家族的职责。 物换星移,随着时间的推进,总会有人觊觎这份力量并宣称自己对力量的所有权。自从龙之石来到Ravus家族的领地之后,窥视这份力量的人就未曾断绝。 即便是家族中的骨肉亲友,也已变得无法信任。曾有谣传称有势力曾质询我的亲族关于龙之石的下落,而奖赏或许只是摧毁我和妻子乘坐的马车并夺取我们的生命。 噢,可怜的Cordelia。你今后会遭受什么呢?你对一切都如此真诚,毫不怀疑。我担心许多人会使用伪装的善意骗取你的信任。 Cordelia,我再也无法保护你了。无论我如何声嘶力竭,我的声音也无法传达到另一个世界。你或许会被信任之人背叛,但我知道你的心不会就此沉沦,你不会对人失去信任。因为这世界上有人值得你去真诚相待,你要找到他们,与他们并肩前行。正如我就坚持着这种信念,才会获得了真正值得信赖的伙伴,Heathcote。他的一切就是如此真诚,而信任的力量胜过千人。你也一定会遇到这样的友人。 Cordelia,永远不要关闭内心的大门,这份信念将最终拯救你…… 译者注:Ravus就是盗贼城Bolderfall最富有的人家。Cordelia和Heathcote是谁不用说了吧…… ------------------------------------------------------------------------ 第二段: (打败暗黑Boss) [b]Graham Crossford另一个世界的日记,第三章[/b] 我为何犯下如此大错? 我的一切念头就是将我所爱之人带回这生者的世界之中。当Lyblac告诉我这是有可能的时候,我真想把她说的可爱的词句一个个吞下去,我的喜悦无以言表。 来到这扇门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冰冷的手指在我的脊髓上游走。即使我的意识如此模糊和缓慢,但我的身体清楚地告诉我:这扇门在排斥我,准确地说,是这扇门之后的东西。 我挣扎着大口喘气,Lyblac则正冷静地在地上绘出法阵。她绘制的线条和符文在复杂地互相交错,没有一丝慌乱。在她的心中,到底为这一刻准备了多久,又演练了多少次? 也正是此时,我终于理解了她为何如此渴望这一刻的到来,她对这一黑暗仪式的完成已经期待了太久了。 ”这过程对你来说可不轻松,但只有仪式完成你才能再次见到自己的爱人。“ Lyblac让我站到了法阵的***,当她开始仪式的时候,我首先感受到的整个身体剧烈的疼痛。之后是从未经历过的奇特感觉,我感觉自己从内向外伸展开来了。从我的眼角中,我看到我的手变成了奇怪的东西。之后,我开始害怕。 Lyblac观察着我身体的变化。眼角中闪出愉悦的光芒。我意识到了这并不是开门的仪式,也并不是能将我的妻子带回来的仪式。我明白了Finis之门后面隐藏的真正的东西:恐惧。这是Lyblac想要带到我们这个世界之中的事物。而我将成为一个载体。 其实,我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切。 我与Lyblac谈话时就早已起了疑心,感到这仪式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她所需求的是我的血,是Crossford家族的血,而这是一条古老而伟大的法师血脉。这也是我站出来希望成为阻止她计划的人:不然她的魔爪将伸向Kit。 当我意识到Lyblac的意图之时,我就希望能亲眼见到这仪式的真实和一切,并尽我的全力挫败它。 然而我错了,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对抗一个远远超越任何人类所能控制的力量。 我感到自己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和遥远。而一些其他的意识想要占据我的一切。我尽全力抵抗,但对方确如同碾碎一只昆虫一般,碾压着我这脆弱的人类灵魂。之后,在我的意识将要被黑暗彻底吞噬之前,我看到了妻子与孩子的笑容。 "......" 我开始尖叫。记忆中的妻子给了我在抵抗中最后一击的力量。Lyblac并没有意识到我居然有力量可以从背后袭击她。而我实际上拥有比任何人类都更加强大的力量。即便只是轻轻一下,就轻而易举地打断了她的仪式。 这是我的机会! 我要做的是追逐逃跑的Lyblac,并将邪恶从根上斩除!但是……为什么……我……我要去哪儿……我……我在变成一些别的东西……变成……非人…… (此时Crossford的记录开始紊乱了,各种大小写不分和拼写错误) 我在大地上游荡,没有目标。我已经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我的周身似乎环绕着对自我的毁灭。记忆也不清晰了,但有一件事我很清楚:我就是我。这种记忆缺失越来越严重,他们朝我而来了! 不,停下 我不是怪物 我是人 我是人!!!!! …… 译者注:Graham Crossford就是救了小时候Alfyn的人,也救了Ogen。同时他的日记最终则给了Tressa。 Crossford最终变成了Redeye,也就是石化了猎人师傅的Boss。 ------------------------------------------------------------------------ 第三段: (打败暗黑Boss) [b]Graham Crossford另一个世界的日记,第二章[/b] 所有的希望,消失了。 我所爱的人,永远离我而去。 我终于制作完成了灵药,但太晚了,虽然只晚了数日。我唯一的真爱,在我飞奔赶回来之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时的我手中还拿着本来为她制作的药,心中本来还充满着希望。 之后的三天三夜,我在泪水中迷失。深深的泪之河,与想要跨越这条河、愤恨的我。 葬礼之后,那个女人找到了我。 她叫Lyblac。此时我的整个生命都丧失在痛苦之中,失去了目的。而她问了我一个非常简单却充满暗示的问题: “你想再见到你的爱人吗?” 这话显得十分阴险,但这句漂浮在风中的耳语却把我整个牵动起来。无论我再努力,也无法闭耳不闻。如果我真的能再次见到我的爱人,我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Lyblac告诉了我Finis之门的存在。这扇门将两个世界隔开。如果我能找到它并打开它,我就能重新将所爱之人带到自己的身边。我曾经听说过这个传说,但这是我第一次在绝望中相信它。 我再次启程了,向着东南的方向。这是一次愚蠢的旅行,但除了愚蠢的希望以外,我还剩下什么呢? 在路上,我经过了Clearbrook镇(药师起始镇)。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当时病入膏肓,正在鬼门关边徘徊。他的笑容被一阵阵抽搐掩盖,他的身体布满了紫色的斑点。我立即识别出了他的症状——这正是夺走了我爱妻的病症啊!我感受到了命运的安排,即使没能拯救她,但我仍然带着千辛万苦制成的灵药。我毫不犹豫地用药,将男孩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当看到这男孩的脸逐渐平和下来,我仿佛见到了她温柔的眼神在想我诉说宽恕。 “我想今后也成为你这样的药师!” 这是小男孩康复之后,对我的临别赠言。他说他希望能追寻我的脚步,成为一名伟大的药师。他的言语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从那天起,我觉得自己的旅行仿佛不再愚蠢。 我把剩余的灵药留下,启程寻找Finis之门。 然而,我却不知道之后会犯下如此大错。 ------------------------------------------------------------------------ 第四段: (打败暗黑Boss) [b]Geoffrey Azelhard领主,另一个世界的日记[/b] (Geoffrey Azelhard领主就是舞女Primrose Azelhart的父亲) 我守护了自己的信念,直到最后。也一直坦诚相对。 几年前,我的领地之***现了叫做“黑曜石”的暗影势力。他们用甜言蜜语和欺诈的诺言骗得人民的信任。而我不会让他们得逞。当他们发现我不会助长他们的势力成长的时候,他们的行动一次又一次闯入我的生活之中。 我不会被他们的各种威胁吓倒。通过各种研究,我最终发掘出了他们组织的结构,首领的身份和真正的目的。我的这些研究最终都指向了Finis之门。 最终,我因为知道了太多而被他们所谋害。我不后悔自己的行为。我守护了家族的信念,我为领地的人民做了该做的事情。 我唯一无法原谅自己的,是我的Primrose成为了孤儿,在我死后她的生活破碎不堪。我可爱的女儿,你本不应承担这些! Primrose, 你在我的坟墓之前告诉了我,你领悟了我的传授,并真诚地生活着。 你变强了,我的女儿。你找到了生命的起源与目的。这一目的继续了我本来的使命。你做到了我没能达成的。 亲爱的Primrose,每当我想到你孤身一人承受的痛苦,我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祈求你能原谅我。现在,你终于可以放下身上的重担,好好休息一下。 忘记我吧,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我永远与你同在。 Geoffrey Azelhart ------------------------------------------------------------------------ 第五段: (打败暗黑Boss) [b]Mattias 诅咒之火的先知,另一个世界的日记[/b] (神官线的Boss) 曾经,我相信神圣之火的教导。 我将人民带向神圣之火,成为教会的子民。每个人都如此虔诚。而如今回首往事,当时的我竟愚蠢得令人痛苦。 我第一次见到Lyblac时,开始对神圣之火的信仰产生怀疑。 不,见到Lyblac只是**。在她出现之前,这些怀疑就植根在我心中,并不断成长。 我所在的小镇被突如其来的闪电灾害摧毁了。大火开始蔓延,在意识到之前,火势已经变得无法控制,将我们包围起来。无数人在大火中牺牲。即使是最无辜的孩子,我们最深爱的孩子们,他们没有任何的罪恶,却在大火中煎熬,被火烧成了碳灰。 我向火焰祈祷,希望仁慈的神能够拯救我们。然而事实证明我有多么愚蠢。即便他们已经逝去,我也相信着只要我足够虔诚,他们还会回来的,奇迹会发生的。 我贡献了自己每一丝的信仰,最终发现,信仰的神圣之火不会带来奇迹。如果我的信仰不能带回我们所爱之人,那么这信仰又有何用? 对我来说,力量的禁忌算不了什么。我使用力量是为了能带来奇迹,这是最大的善。这是真正让我睁开眼睛的信仰,而不是一个个的欺骗与谎言。最终,我得到了神启,救世主降临到我的身上。 Lyblac对我的神之启示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我对她心存感激——因为她从一本古书的知识中给了我数百年长生不老的力量,这是我欠她的。 我得到了救世主所应有的长生之力,之后我将拯救万民作为了自己这一力量所应负的责任。我以一己之力在王国之中点燃了这黑色的火焰。 如果圣火能被削弱,更多来自Galdera的诅咒力量就能从Finis之门中倾泻而入,而我自己也会获得更加伟大的力量。 我与教堂那些人做着长久的斗争,并着力隐藏自己。时间是我的朋友:它将我的面孔从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中洗刷。活着的人中能记得我是异教者的人已经很少了。 当我的组织发展了足够的枝干的时候,一切将变得可能。我伪装了自己的身份,作为商人Mattias出现在教堂中。即使主教也没有对我产生怀疑。 我的每次行动都仿佛天助,我发现了Galdera的祭坛,我将能够使用Galdera的力量带来奇迹,因为我才是正确的。我成为了Wispermill的救世主,并能够指挥人民为我所用,也是因为我才是绝对的正确。 Simeon是我可靠的盟友。我做这些不为钱,也并不为力量。黑曜石组织服从于我,即便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真正目的。Simeon则从来没在别人那里提起过我。当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把我作为秘密武器使用,也许只是还不足够相信我,不过这都并不重要。 多年过去,我行动的时机终于到来。我给Josef主教下了毒。这是如此美妙的毒药,每个人都会认为主教是自然死亡。剩下的就是在Lianna心中植入黑暗之影,让她成为下一个传火人,这样神圣之火将被暗影侵蚀成为诅咒之火。 这是我的计划,也是之后事情应该的进展。 然而并不是!我事情即将大成,甚至我都感受到诅咒之火即将给我亲吻的时候,一切都被摧毁了,火熄灭了,只留给我无尽的黑暗和绝望! 我是救世主! 我本应将Galdera的火焰带向世界。 我不应在这黑暗的地狱中! 好黑啊…… 这黑暗, 比没有星光的夜晚,还要黑暗一千倍。 求求你了, 给我一丝光明吧。 ------------------------------------------------------------------------ 第六段: (打败暗黑Boss) [b]皇家学院Yvon校长,另一个世界的日记[/b] (学者线的Boss) 15年前,我第一次接触到那本书。当时,校长的椅子对我来说可还是梦想。 我优秀的学生Lucia向我引荐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告诉我,我是校长的最合适人选。像我这样博学而能力出众的人,没有什么职位是不能胜任的。 那个女人教给我很多东西:其中有一件事就是在一本古书中隐藏着一个已经被人们忘却多年的秘密。在Atlasdam的大图书馆中,有许多已经被人遗忘的古老记录,只有校长才能翻阅查看。这本古书就是其中之一。这是Salomon生前最后一些记录。Salomon是已经被遗忘多年的Bernstein王国的传奇。传说谁能解开书中记录的真意,谁就能获取凌驾于生与死的力量。 “现在的校长不值得拥有这些,无论从人格还是知识层面。我不能依仗他,我只有依赖你”,那个女人说道。 她希望我能解开古书中的密码,并与值得的人分享。她需要一位伟大的学者。这位学者需要能够理解古书中的所有奥秘。 “现在傻乎乎的校长可没得指望,只有像你这样的天才才能完成如此大业。Yvon,只有你,全国最优秀的学者”。没错,她就这样说服了我。 我和现任校长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他只对自己的研究感兴趣,他的唯一长处也是对自己的领域的追求足够有韧性。而我则不同。我知道知识的价钱是可以用黄金计量的,同时我的聪明才智又远胜过他,那个傻瓜可意识不到。 这女人告诉我,当时的校长毫无作为无异于犯罪,我也同意。当她问我能不能除掉校长,我也告诉她这可能是一份最简单的工作。我想办法刺杀了校长,悄无声息,毫无痕迹。之后,我被众望所归地推向了校长之位。 我后来只见过这女人一次。我向她汇报关于我如何***了前任校长,她只是冷笑一声,并简单回答:哦,是么。然后她就走开了,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也许她想要的只是除掉那个男人吧。 不过这都不重要。古书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迅速开始研究其中的秘密。所有传言都是真的,这些书真是不世出的天才所写。在Lucia的帮助下,我也能从那个女人那里得到古老文字的线索。即便我再也没能见过她。没错,所有事情都在计划之中。这超越想象的伟大力量将唾手可得。 然而,为什么事情成了这样?? 该死的Lucia,还有那个该死的女巫! 我早该发现的,她只是利用我,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我!我才是那个发现秘密的人,我才是那个建立了控制生死的基础理论的人!然而当我完成了这些研究后,她再也用不到我了。 这就是为什么她给了我一块有缺陷的血水晶,并让Cyrus在我身边,这样她就能借刀杀人,不留痕迹。 卑鄙!可憎!可恨的女人,死亡不能平息我的愤怒,只会让它愈加激昂! 诅咒你,诅咒你和那个肮脏的女巫。 狡诈的Lucia将接受永恒的火刑! 女巫Lyblac,你将在地狱中接受永恒的放逐! ------------------------------------------------------------------------ 第七段: (打败暗黑Boss) [b]Graham Crossford另一个世界的日记,第一章[/b] 当我旅行经过Victors Hollow时,有大浪袭来。我爱人的状况更糟了。我必须让旅程尽早结束,以免一切都太晚。 我决定穿过Verdant Deep航行,药草最终的成分是食人魔鹰之翼。这是天空中最令人胆颤的野兽。他们栖息于Rubeh森林,远在翡翠之海的另一端。 当我来到港口的时候,只找到了一艘船:是艘大船,船长是Leon Bastralle。没错,我立即就认出了他,毕竟旅行了那么久,谁又没听说过这最令人生畏的大海盗的名字呢?他的名字可是能让最勇敢的船员的心脏也能停止跳动啊! 然而,我发现这个男人似乎已经与传奇之中的形象相去甚远。Leon Bastralle船长竟带着商人的帽子,准备扬帆起航。此时我向他诉说了自己的情况,并询问能否带我一程。 “恐怕我不能随便就让谁上我的船”,他告诉我。我似乎要经受一番考验才能跟他一起出航。我很清楚他不会轻易信任别人。 我的钱包此时也和我的希望一般贫瘠,我给了他唯一还算值钱的东西:一本旅行记录。 “这是我所有财产里最珍贵的东西。”我解释道,“在其中你能看到这广阔大陆的各种记载。我访问的每一座城镇,我走过的每一条路。当然还有我获取的每一条珍贵知识。希望这些知识能弥补我的旅费”。 毕竟,我的旅程已经结束了。眼下我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找到药材的最后一味材料,飞奔回家,回到我爱的人身旁。 终究Leon船长还是哈哈大笑着让我上了船。 “你想我相信了这本旧书比我的保险箱里的票子还值钱?你看起来确实旅行了很久,我不介意听听你的故事——当然是在你刷甲板的时候!” 当我们的船航行在风雨交加的大海中,我的思绪却随风飘回了妻子所在的家乡。我仿佛能看到她的脸,如此清晰,就像我们只在几分钟之前刚刚分离一样,而不是已经数月。我祈祷,让圣火能在她的脸上依然留有笑容的时候,指引我回到她的身旁。 “就快完了,吾爱。再等一会儿,再多等一会儿……” 我的终局如果就在这些希望之中结束,该有多好,而不是永无止境的苦涩和痛苦! ------------------------------------------------------------------------ 第八段 [b]Werner,Riverford领主的记录[/b] (剑士线的Boss) “Hornburg必将毁灭” 我仍然记得她说这些话时的笑容。 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吧,或许更多。当她带着满袋的金钱,和黑暗的承诺走向我时,我还是个普通的佣兵。 她知道我有着比做雇佣兵更大的野心。这些钱不仅让我从雇佣中得到了自由身,还能够投资到我所需的地方,方便我建立组织和实施行动,最终达成我梦寐以求的目标。 我可以利用她,利用她得到一切我想要得到的。我接受了她的请求,并开始了我毁灭一个王国的伟大计划。 我需要人力。因此我成立了自己的雇佣军团:黑暗兄弟会。我花了3年的时间收集Hornburg的一切信息。之后我利用自己所学,开始系统性清除达成计划的一切障碍。 我利用了这个女人的关系网,集齐了各种毫无廉耻之徒,并将他们投放到Hornburg的各个地方,成为各地的山贼与小偷。我让他们成组织进攻Hornburg王国的边境,而我们的军团:黑暗兄弟会,将击退他们的进攻。 王国中其他的军队很难参与进来,因为我们的进攻都在遥远的边境,而军队则布置在王国的中心。同时,我们总是能对战争发生的地点未卜先知:毕竟敌方和我方都是自己人。黑暗兄弟会能够百战百胜,因此赢得了大多数边境人民的信任。 靠着我在边境家族建立的威望,我开始利用这些豪门望族收买Hornburg内部家族的信任。黑暗兄弟会的传说开始在整个王国流传,而我也利用那个女人的金钱逐步加强了国内的诸多强权和我的关系。 然而国王Alfred却依旧深受人民和军队的爱戴,凝聚着整个王国。要把王国从他手中夺取依然非常困难。然而另一方面,事情也会变得非常简单:没有了他们敬爱的国王作为纽带,Hornburg也将很快分崩离析。此时我把目光放到了Erhardt身上,放在了培养他内心深处对国王的恨意之中。我安排他成为国王的贴身护卫,以方便他的行动。 剩下的就是给Erhardt他梦寐以求的机会。我给这名年轻的战士灌输了交织的谎言与真实,点燃了他心中的怒火。当然我可以编造任何谎言,人们并不在意真相,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东西。 最终,整件事只花了我12年。 Hornburg终成一片废土。 当王国毁灭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算清我跟那个女人之间的这笔账了。我解散了雇佣军团,用剩余的钱财购买了领地,准备安享晚年。当然,做这个决定也不容易。我在那个女人那里或许可以得到更多:她说她能提供给我人类无法想象的力量。然而我不想走更远了。毕竟我已经如此疯癫了:我可是为她毁灭了一个王国。 她很美,但我对她毫无欲望,一刻也没有。因为在她甜蜜的陷阱中,隐藏着的是邪恶,纯粹的邪恶,想要毁灭人性的邪恶。任何人都不应碰触,否则他的骨肉会腐烂。 她是致命的毒药,她是一个女巫。 我后来也跟她彻底断绝了关系,再也不会回头。 然而命运弄人,我无法逃出这一切。她终究给带来了我的毁灭,我还是陷入了她剧毒的掌控之中。最终,如同我毁灭了Hornburg一般,守卫着Hornburg的最后的骑士,也将我毁灭。 ------------------------------------------------------------------------ Boss战对话 (最终,队伍面对Lyblac) [b]Lyblac:[/b]你们很固执嘛。 你们是不是想问,Kit在哪里? 他就在这里。就站在你们眼前。 第13位神,堕落者Galdera,他和Kit现在已经融为一体。 Finis之门是为了将Galdera封印在异世界。 Crossford家族,你们看到了,这支古老的血脉带着黑暗之神的遗产。 多年前,我让Graham,也就是Kit的父亲,来到了你们所在的地方。 我告诉他,到了这里他就能让所爱之人回到生者的世界。当然,这是一个谎言。但这是他一定愿意相信的谎言。 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但结果我还是小看了那个男人灵魂的力量。 仪式失败了,Graham逃走了,虽然他可能没法找回自我了。 然而这次不同。这次我不会失败。 最后的最后,Galdera将再次崛起,整个世界将感受他的愤怒。 你们,在这历史性的时刻也有一个重要的角色:你们的肉体,你们的鲜血,你们的灵魂,将给予黑暗之神力量! (Lyblac转向深渊) [b]Lyblac:[/b]父亲,父亲,你能听到我吗?你的女儿在呼唤你! 噢,父亲,怜悯这些可怜的灵魂吧。 [b]Galdera:[/b]我听到了,我的女儿。 [b]Lyblac(狂笑):[/b]父亲,最终……我们团聚了! [b]Galdera:[/b]我的女儿,你完成了你的使命。我将赐予你永恒的沉睡。 (Lyblac消失) [b]Galdera:[/b]勇敢的灵魂们,你们也将得到同样的奖赏。 那么,让我们吞噬整个世界所有的生命,吞噬神祇吧! 从今以至永远,这世界上将只有我们,将只有Galdera! (开始两阶段战斗,全游戏唯一战斗音乐) [b]Galdera(被击败):[/b]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不,我是永恒的,我不会回到黑暗中,我不会! (Kit醒来) [b]Kit:[/b]我在哪儿? [b]Kit:[/b]我明白了。谢谢你们,我的朋友。 她告诉我在这里可以与我的父亲相见,然而这只是一个谎言。 (神秘声音):Kit (Graham和妻子的幻影出现) Kit:父亲,母亲? Graham:Kit,你长大了。 Graham(转向旅行者):没人能知道,命运会将他带向何方。 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的旅行毫无意义。 现在我才明白并非如此,一切皆因有你们的存在。 你们来到这里不仅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义,还封印了黑暗,将光明带给Orsterra。对此,我向你们表示感激。 (转向Kit):为了我们,活下去。 (Graham和妻子消失):活着,坚强地活着。 因为生命就是一场旅行。你所行之处,所做之事,所成之人,每条路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旅行吧,我的朋友。在这个我们生活着的伟大世界中,寻找你自己的冒险吧。 (真结局结束)

精华
0
帖子
38
威望
0 点
积分
38 点
注册时间
2016-10-13
最后登录
2020-7-12
发表于 2018-7-23 23:28:59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梳理: 1. 在 Orsterra的大地上有13位神明。其中有一位叫做 Galdera的堕落之神,我们能在大陆上找到八路军和新四军总计12座祠堂。而唯独找不到有人敬畏Galdera的蛛丝马迹。那是因为不知什么原因,Galdera堕落成了邪神,成为了黑暗的化身。 2. 传奇的大法师 Odin Crossford用强大的法力将Galdera封印在了Finis之门中。封印的钥匙化作了龙之石。龙之石则交给了Hornburg的国王Beowulf保管。伟大国王Beowulf则将龙之石赐予了自己最为信任的领主 :Ravus家族的一代目。从此,守卫龙之石成为了Ravus家族的职责。(由此引发盗贼线寻找龙之石的故事) 3. 堕落之神Galdera在被封印之时创造了一位化身人形的代言人留在世间,也就是自己的女儿: /*奥妮克希亚*/ Lyblac 。Lyblac 化身人形在Orsterra大地上不断寻找能够打开Finis之门的方法。她处心积虑,只为一朝能为父亲带来新生。她知道,要打开这一封印,最为关键的就是Odin Crossford的血脉。她需要大法师的后代作为仪式的祭品,才能打开封印。 4. 因此,她将目光放在了现在Crossford家族的传人,Graham Crossford身上。Graham的爱妻身患绝症,始作俑者很可能便是Lyblac。Graham作为一名药师,自然会起身寻找能治好妻子的药方。可惜事不遂人愿,最终Graham的妻子还是离他而去。Graham在收集药方的时候将日记交给了船长Leon作为船费。(而这本日记开启了商人的主线故事)。 Lyblac乘虚而入,用能够将其妻子复活的谎言意欲诓骗Graham,让他配合自己的开门仪式。Graham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Kit,同时又怀着万分之一复活爱妻可能的希望,便答应了Lyblac的请求,启程开始帮助Lyblac寻找Finis之门,和开启它的方法。 5. 在旅途上,Graham治好了了药师村的小男孩Alfyn的绝症。因为Alfyn罹患的疾病正和自己的妻子一样,因此Graham用本应给妻子用的药治好了Alfyn。Alfyn从此有志于成为一名伟大的药师。(由此引发了药师线的故事) 6. 在这期间,Lyblac为了寻找和控制Finis之门,希望能够让Hornburg王国陷于崩溃状态。因此她贿赂了佣兵Werner,利用他的野心开始了摧毁王国的计划。详细的行动计划参见资料。(由此引发了剑士线的故事) 7. 同时,Lyblac黑暗仪式的另一部分是获取黑暗之火的力量,并抑制圣火教会的力量,从而增加仪式顺利进行的成功率。她早早地便在北方扶植了诅咒之火的先知,邪教头子Mattias。Lyblac许诺给了他永恒的生命,让他除掉了主教Josef,并利用主教的女儿Lianna作为黑暗之火的容器。当然,Lianna的姬友,主角Ophilia代替了Lianna传火,从而也从中利用自己与Lianna的羁绊粉碎了她的这一计划。(神官线的故事)。当然这都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Lyblac很久之前就已经从黑暗之火中收集到了足够开启第一次仪式的力量。 8. 邪教头子Mattias的助手Simeon的组织黑曜石则在Azelhart领主的地盘策划了另一起惨案。为了让邪教更好地渗透,他们决定除去正在调查此事的Azelhart领主。这让领主的唯一女儿Primrose成了孤儿。(由此引发了舞女线的故事) 9. 为了能够顺利进行黑暗仪式,Lyblac需要Orsterra古代典籍的知识。她说服学者Yvon干掉了现任皇家学院的校长并取而代之,希望从Yvon的研究中获取血晶石相应的知识。同时为了事成之后除掉Yvon本人,又招募了Lucia作为助手,潜伏在Yvon的身旁。他们为Lyblac提供了大量关于血晶石和祭品的知识。当然,之后用借刀杀人之计干净利落地除掉了Yvon和Lucia二人,就是很久之后的故事了(学者主线的故事) 10. 还记得寻找Finis之门的Graham吧,他终于有了收获,而他也将迎来自己的终结。Lyblac万事俱备开始用Graham的血作为祭品,用之前得到的龙之石作为钥匙,利用黑暗之火的力量开启Finis之门,召唤邪神Galdera。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Graham的灵魂是如此坚韧,竟然挣脱了她的控制,开始向她袭击。最终仪式失败,Graham化身成怪兽赤眼逃走,在大陆中游荡。(由此引发了猎人的主线故事) 失败的Lyblac并不甘心,她将目光锁定到了Graham的儿子Kit身上。由此引发了最终的支线,以及最终的真结局(参考主楼)。 可以说,每个人的故事的渊源都可以追溯到Lyblac第一次开启黑暗之门的各种尝试与阴谋中,最终又都收束到Lyblac第二次开启黑暗之门,主角们团结一致战胜并再次封印了邪神的结局。结构上来说还是非常完整的。
该用户已被禁言

精华
0
帖子
368
威望
0 点
积分
392 点
注册时间
2014-9-27
最后登录
2020-3-7
发表于 2018-7-24 00:59:49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 太厉害了 lz辛苦了

精华
0
帖子
151
威望
0 点
积分
126 点
注册时间
2011-2-20
最后登录
2020-6-20
发表于 2018-7-24 08:20: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剧透的好爽

精华
0
帖子
2476
威望
0 点
积分
2879 点
注册时间
2010-11-23
最后登录
2020-3-18
发表于 2018-7-24 12:02:51 |显示全部楼层
喷了 英文版克里斯改名叫Kit了?

精华
0
帖子
2426
威望
0 点
积分
2517 点
注册时间
2005-5-14
最后登录
2020-7-14
发表于 2018-7-24 14:22:51 |显示全部楼层
一听排位第十三,就知道要堕落。

骑士

非合理的かつ訂正不能な思い込み

精华
2
帖子
2693
威望
4 点
积分
2974 点
注册时间
2017-8-28
最后登录
2020-7-14
发表于 2018-7-24 14:42:51 |显示全部楼层
[i=s] 本帖最后由 Himemomoko 于 2018-7-24 15:09 编辑 [/i] [quote][size=2][color=#999999]赤飯 发表于 2018-7-24 12:02[/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54322287&ptid=5368175][img]static/image/common/back.gif[/img][/url][/size] 喷了 英文版克里斯改名叫Kit了?[/quote] 这个我感觉很奇怪,应该有什么特殊原因。リブラック都没有改名,应该说这个游戏有很多古怪的西方名字,日文和英文都是一样的(甚至感觉是先起的英文名,比如Le Mann这种偏法语的) 我能猜到的可能性是Chris和耶稣有一毛钱关系,然后和暗神扯上关系人(日文版“命运之人”这个任务被英文版翻译成“暗神的女儿”,是不是有点直接[s:doge] ),似乎不太zheng治正确, 也许,大概[s:doge]

精华
0
帖子
14
威望
0 点
积分
14 点
注册时间
2017-2-6
最后登录
2020-7-6
发表于 2018-7-26 13:42:09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理解了故事的舞台背景,真香[s:doge]

精华
0
帖子
439
威望
0 点
积分
603 点
注册时间
2005-7-29
最后登录
2020-4-16
发表于 2018-7-31 10:16:52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 通了在看 紫薯布丁

精华
0
帖子
131
威望
0 点
积分
174 点
注册时间
2010-8-18
最后登录
2020-7-15
发表于 2018-8-3 20:46:00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 [s:heart_eyes][s:heart_eyes][s:heart_eye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A9VG电玩部落 ( 京ICP备160214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580号 )

GMT+8, 2020-7-15 06:21 , Processed in 0.055225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扫描二维码

下载 A9VG 客户端(iOS, Android)

回顶部